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霸道总裁的爱妻 > 番外之:丑女无敌VS梦馨篇

番外之:丑女无敌VS梦馨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腊梅花开的季节,我一个人站在海边,海风吹起了我的面纱,我眺望着远处的大海,心绪飘得很远很远……
  
  这几年,我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幽灵,四处流浪,飘到哪里,便是哪里。
  
  妈妈死了,我的心仿佛被掏空了,虽然我还有亲人,可是,我却没有脸去见他们,也许,他们会收留我,却不见得会原谅我。
  
  没有人会原谅,一个逼死自己父亲的女人……
  
  我靠着妈妈给我留的一些钱,艰苦的活着,不管到什么地方,都可以在报纸上,杂志上,电视上,看到北城找我的消息。
  
  每次,我都是静静的看一眼,然后,转身走开。
  
  也许我真正过不去的,只是心里的那道坎……
  
  再一次回到襄阳,我已经身无分文,新年了,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,只有我一个人孤单的走着,走着,却不知道,终点在哪里。
  
  天黑了,夜空中绽放出五颜六色的烟花,耳边回荡着孩童们嬉笑的声音,大家都在喜迎新年,第个人的脸上,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,只有我,没有任何喜庆的感觉。
  
  新年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新一轮的孤独。
  
  不知不觉,我竟然走到了叶家的大宅门前,门是闭合着的,但我知道,里面一定很热闹,只要我伸手敲一敲门,我就再也不用四处流浪,可是我却没有那样的勇气,几年的流浪生活,让我受尽了别人的歧视,一些调皮的孩子喜欢扯掉我的面纱,骂我是妖怪,久而久之,连我自己都开始讨厌我自己,可是转念一想,我又什么时候喜欢过自己……
  
  我站了很久,像一个自卑的孩子,低着头,小声抽泣,每逢佳节倍思亲,每一个新年,我都会像今天晚上这样,哭的无法自持……
  
  当院子上空砰一声巨响,绚丽的烟花染红半边天时,我抹干眼角的泪,黯然的转身,离开了这个曾经一度让我充满仇恨的地方。
  
  寒冬的深夜,开始飘起零碎的雪花,我紧紧的抱着瘦弱的身体,蹲在马路的墙角边。
  
  我想,我可能挨不过这一夜,身体在瑟瑟发抖,心,却无比的平静,死亡对我来说,从来就不是一件值得惧怕的事,也许我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,在黎明到来前,被远在天堂的妈妈接走,从此以后,远离孤独,远离一切,世事的纷扰……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神智已经渐渐不清,迷迷糊糊中,一辆车停下来,然后,从车里下来一个人,他缓缓的走到我面前,蹲下身,轻声问:“你怎么了……”
  
  我无力的摇头,并不想跟任何人求救,更不想得到别人的施舍。
  
  他伸出一只手,抚摸我的额头,我惊慌的躲开,很不习惯和陌生人接触。
  
  他并不气馁,再次伸手,只是这次,他似乎想扯掉我的面纱,我激动的吼了声:“滚开……”下一秒,失去知觉的昏厥过去……
  
  当我醒来时,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,四周都是陌生的,我惊慌的坐起,第一反应就是我的面纱还在不在,虽然我已经很落魄,可却还是想维护可怜的自尊。
  
  摸到面纱还在,我松了口气,起身下床,缓缓的出了卧室,来到一间客厅中央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是谁把我带到了这里,当我用不安的眼神搜寻这个房子的主人时,肩膀突然被人从背后轻拍了一下。
  
  我敏感的尖叫一声,转过身,眼前站着的,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,他温和的看着我,安抚说:“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  
  “你是谁……”我诺诺的问,依稀记得,在我昏迷前,蹲在我面前的人就是他。
  
  “我姓高,我叫高子安,你昨晚昏倒了,我只好把你带到家里来。”
  
  “你是不是掀过我的面纱了?”
  
  我渐渐平静,没有人会对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不好奇,在我昏迷前,他就想扯开我的面纱,我昏迷后,正好给了他机会。
  
  “如果我说没有你信吗?”他浅笑着问我。
  
  摇摇头:“不信。”
  
  “那我就笃定的告诉你,没有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你不好奇吗?”
  
  他起身,替我倒了一杯白开水,儒雅的说:“好奇是好奇,但我看你的反应,似乎不太想让别人窥视你的秘密,所以,我应该尊重你的隐私。”
  
  他的这番话让我很震惊,这是我飘荡多年,唯一听到的,要尊重我隐私的话。
  
  “谢谢。”不管是真是假,我都由衷的感谢。
  
  “其实相比你戴着面纱,我更好奇的是,你为什么会在冰雪寒天里蹲在马路边?你没有家人吗?”
  
  “恩。”
  
  我很怕他会追问下去,除了我的相貌,就是我的家庭,这两样是我最想回避的。
  
  “如果你暂时没地方住,可以住在我这里。”
  
  我再次诧异的睨向对面的男人,他竟然没有追问我的家人去了哪里,这实在很令我匪夷所思。
  
  “其实,我的相貌……”
  
  我想跟他说,我毁容了,住在这里会吓到他,可我话没说完,便被他打断:“你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。”
  
  这一次,诧异已经不足以形容我的心情,这个男人,他太深沉了,深沉的让我看不透他,如果他不是知道我想说什么,又怎么会打断我的话,夸赞我有一双美丽的眼睛?
  
  我生气的起身:“先生,谢谢你的好意,不必了。”
  
  “等一下。”他不疾不徐的抬起头,直视着我说:“你以为我刚才说的话,其实代表我已经看过你的容貌了吗?你错了,一个女人戴着面纱,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猜的出,她一定是毁了容,没有谁会因为自己长的美,而不愿意让别人看到。”
  
  我征征的回望他,一时间很无措,因为,他说的不无道理。
  
  “你就安心的住在我这里,这几天天气都不好,你若再蹲到马路边,就是死路一条,上天赐予我们生命,是为了精彩的活着,而不是黯然的死去。”
  
  鬼使神差的,我竟然妥协了,也许不是因为怕死,而是因为,我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奇。
  
  转眼一个月过去,我对陌生的环境已经渐渐熟悉,只是对高子安,仍旧陌生。
  
  他每天早出晚归,生活作息很规律,从不问我不想回答的问题,更不涉足我的隐私。
  
  终于有一天,我按捺不住好奇,欲言又止的问他:“高先生,我知道也许我不该问,可我实在很好奇,为什么……你是一个人住?”
  
  问出这句话时,我终于有些理解那些想窥视我的人,因为,好奇是一种天性,无关乎好意或恶意。
  
  他闻言沉默了片刻,我敏锐的从他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落寞,赶紧解释:“如果你不想说没关系的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  
  “你跟我来。”
  
  他转身进了书房,我尾随着跟了进去,他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相框,我仔细一看,是他和一个女人的合影,看样子,应该是他的妻子。
  
  “这是我太太,我们很相爱,但是……”
  
  他有些难过,闭上眼,复又睁开:“她死了。”
  
  “死了?为什么?”我有些诧异。
  
  “五年前,患了骨癌,尽管她求生的欲望很强烈,却最终没能战胜死神。”
  
  无意揭别人的伤疤,看到高子安伤心的模样,再联想到父亲对母亲的态度,不禁让我对面前这个男人增添了几分好感。
  
  如果今天不是亲眼所见,亲耳所听,我可能很难再相信,真爱是存在的,只是有些人,没有那个福气而已。
  
  而我,可能是最悲惨的人,连与爱情擦肩而过的机会都不曾有过……
  
  “对不起,触到你的伤心事了。”
  
  我愧疚的道歉,他摇摇头:“没关系,生死由命,只能怪我们缘份太浅。”
  
  “那你没有子女吗?”
  
  “有一个女儿,在美国留学。”
  
  “她新年没有回来陪你一起过?”
  
  “恩。”
  
  高子安的表情有些黯然,他凄然的笑笑:“是我让她不要回来,这个家,太冷清了……”
  
  怕再继续问下去,只会让他更难过,我赶紧转移话题:“今晚,让我来下厨吧。”
  
  这一个月来,高子安每天五点准时回来,然后下厨房做晚饭,他像照顾孩子一样的照顾我,尽管我说了很多次,我可以自己动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